国内统一刊号:CN62-0010 嘉峪关日报社出版广告热线:0937-6224603






张晓东

嘉峪关关城出土牛肩胛骨文字释读记

2013年10月14日,嘉峪关防雷工程施工过程中,甘肃民安现代防雷工程有限公司施工人员陈勇伟先生在东闸门西面北侧坡上开挖防雷接地坑时发现一刻有文字的牛肩胛骨。防雷接地坑内北侧似一堵残墙,南侧土质疏松,牛肩胛骨出现于疏松土质中,距坡表面1.5米。

牛肩胛骨整体保存较好,通长32cm,关节盂长5.5cm,背缘长17cm。内侧面墨写西亚文字,共五行,第一行字距背缘较近,因背缘部分朽毁,仅能看到一个字母和少量墨痕,第二行字模糊不清,存有断续墨痕,后三行字与前两行字有一定间距,疑为一个整体,字迹较为清晰。

牛肩胛骨出土后,10月15日下午,嘉峪关文物景区管委会邓勇兴书记通知我查看文物,牛肩胛骨放在文保部,我与嘉峪关市文物局局长武军斌及邓勇兴书记一同前往查看,在查看之后,武军斌局长当时就决定由我承担牛肩胛骨文字释读任务。受领导委托,10月17日,我与敦煌研究院杨富学先生取得联系,请求他帮助辨识文字,并通过网络把照片传给杨先生,杨先生初步认定是阿拉伯文字,希望见见实物,刚好他要去张掖开会,约定张掖见面。10月18日晚上,我与邓勇兴书记一同到达张掖,在张掖电力宾馆见到杨先生,他看了实物后认为可能是察合台文,也就是老维文,但又不确定,希望我们回去后拍出更加清晰的照片传给他,他找文字专家辨识。我想到公安部门,那里的相机应该可以,遂于10月21日下午用红外相机拍出了清晰的照片,并于当天发给杨先生。10月23日开始研究肩胛骨,丈量尺寸。12月初,杨先生回复,专家认定可能是波斯文,但由于专业所限,并不能释读。

2014年4月4日,突然想到牛肩胛骨波斯文释读一事,网上查找开波斯语专业的高校,只有北大、北外、上外、中国传媒四所高校,但都没有联系方式,又想到是不是可以咨询伊朗驻中国大使馆,网上找到联系电话,打了无数次,仅一次接通,接电话的是使馆雇佣的中方工作人员,她们说这里是使馆经济处,工作人员学的都是英语,让联系使馆文化处,但之前已联系过,电话打不进去,她们说帮助找找以前搞活动邀请的波斯语专家名单,随后电话断了。我又多方了解到目前国内唯一在伊朗获得博士学位的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西亚语系波斯语专家王一丹教授,她在波斯文研究方面有诸多建树,即刻给王教授发电子邮件请求帮助,并把照片传给她。4月5日中午,就收到王一丹教授的回信,王教授认为,照片上的文字应该是阿拉伯文字,但因有些字母不太清楚,一时无法确定是否为波斯语(波斯语也使用阿拉伯字母)。她希望将照片转发给她的一个伊朗朋友、德黑兰大学历史系的乌苏吉教授,乌苏吉教授是辨识碑铭文字的专家,应该能够帮忙判断图片上文字的性质和内容。我完全同意她的想法。4月6日零时,收到王教授的回信,她将照片转发给了乌苏吉教授,乌苏吉教授很快就回信作了解答。他的信是波斯语,提出4点看法,翻译为汉语,如下:

1 图片上的文字为阿拉伯文。

2 内容似为一种祷告文(Du‘a)或护符(talisman), 写于骨头上的做法在蒙古时期较流行。

3 所写的字或词没有特别含义,古代阿拉伯、波斯常有这种书写重复的阿拉伯字词作为祷文的做法。

4 综上所述,图片上的字词含义不明。波斯也通行这种祷文。

乌苏吉教授研究丝绸之路中伊交流史,特别是蒙元时期的海上交通,所以对蒙古时期比较关注。我对她们的高效率表示由衷的敬佩,至此,肩胛骨文字的辨识才有一些眉目。

2014年12月6日,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师生到嘉峪关举行研究生产学研实践基地揭牌仪式,在仪式后交流提问的过程中,我了解到有一位阿拉伯语专业的研究生孙珊同学,休息时与她进行了交流,并提出了帮助释读牛肩胛骨阿拉伯文的请求,她愉快地接受了,并表示非常感兴趣。当天,我就把照片发给她。8日,她很快给了回复,她和老师仔细看后,认为确实是阿语,能辨别出一些字母,由于时间久远,阿语单词和书写等方面发生很大变化,其中的意思还得好好研究。

从杨富学先生、王一丹教授到乌苏吉教授、孙珊同学,他们的工作为肩胛骨文字的释读和研究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 2020-01-14 张晓东 1 1 嘉峪关日报 c21585.html 1 嘉峪关关城出土牛肩胛骨文字释读记 /enpproperty-->